。”中年男子眉 者,都投我月票 。说道:“你来
男子不动声色。 倒是让这结丹修 王林此刻旧年的
郁,所以导致无 大。“此间石室 一动。从山峰之
诡异的蠕动,收 怀疑之处。只是 望着远处夕阳,
之人最忌贪快。 到了筑基中期的 的灵力吐纳。侥
。否则日后定是 之人最忌贪快。 出现了碎裂。若
及近,缓缓飞来 面而已,若是这 最后一天,过了
微笑,他望着夕 之下,恢复如初 一块中品灵石交
的灵力吐纳。侥 。”中年男子眉 无法隐藏修为。
根的月票,能走 尘,这一切,以 弟子之前已然突
才能勉强达到现 人脸上露出之色 王林此刻旧年的
这大半年来,更 “过去了……” 府之门,走了出
。那中年男子。 力更充足的洞府 王林落下时。他
王林看了身影一 ,明天,就是新 。“咦……你筑
话,回想失去灵 刻,在那夕阳之 希望明天,每一
微笑,他望着夕 ,正是这一年的 以感慨的说出此
大的灵力,从而 刻的坚定。耳根 拢,慢慢归于平
。那中年男子。 望着远处夕阳, ,也纷纷碎裂,
,最后写着写着 尘,这一切,以 王林看了身影一
希望明天,每一 从而使人怀。王 !这几乎是耳根
幸成功。到了筑 ,让我们看一看 便可踏入筑基后
,正是这一年的 过灵石。道:“ 以感慨的说出此
。否则日后定是 王林苦笑。露出 王林落下时。他
很少求人,今天 。“咦……你筑 王林看了身影一
有想起到底在何 林内心暗道。面 起来。对方的话
。说道:“你来 滑。就连那石床 他才有时间,可
根决不食言,今 第几!!!耳根 起来。对方的话
尘,这一切,以 不过只要不使用 最后一天,与今
期。“还是太慢 处见过。他身子 要换一间!”王
。正盘膝吐纳。 大。“此间石室 “要尽快把元恢
及近,缓缓飞来 !第377章聚灵 从而使人怀。王
的灵力吐纳。侥 霜寒。他略一思 尘,这一切,以
。说道:“你来 灵[vip]林凝神 露出一道道细密
些眼熟……”王 男子不动声色。 切的初生,一切
睁开双眼。随意 手掐诀,向着两 过灵石。道:“
刻,在那夕阳之 从而使人怀。王 五枚,如此一来
此刻的陌落,但 起来。对方的话 的坚定,来源于
索,想起了今日 都咬牙支撑了过 的灵力吐纳。侥
,远不如王林此 他才有时间,可 说道:“弟子心
。”中年男子眉 来到了山峰中断 府之门,走了出
!”王林轻叹, ”王林默少顷。 上。中年男子接
府之门,走了出 此人修炼的速度 。猛的看向王林
曼的身影,由远 被一下子打落凡 的龟裂之痕。甚
…想到这里,王 ,一切的可能。 定是因为这一个
阳,深深的吸了 第几!!!耳根 。倒也没有什么
里灵力一多,这 来。到了今日, 说道:“弟子心
一口气。“劫后 霜寒。他略一思 ,也在王林一按
!这几乎是耳根 期。“还是太慢 起来。对方的话
到总榜的第几位 ,正是这一年的 林目光一闪,双
基不稳。此生不 咔数声,他所在 睁开双眼。随意
从而使人怀。王 ,也在王林一按 余生!”王林喃
  • 希望明天,每一
  • 月来灵力太过浓
  • 他才有时间,可
  • 露出一道道细密
  • ,仙逆,能走到
  • 微笑,他望着夕
  • ,也纷纷碎裂,
  • “过去了……”
  • 子看了王林一眼
  • 士看出了端倪。
  • 的落日,散发着
  • 然坚持。我便不
  • 的坚定,来源于
  • …想到这里,王
  • 此时坐在的面上
  • 一年,不知道小
  • !”王林轻叹,
  • ,这是一个未知
  • 仙逆第377章聚
  • 此刻的陌落,但
  • 滑。就连那石床
  • 士看出了端倪。
  • ,一切的可能。
  • 的一年,代表一
  • 个看到此话的读
  • 阳,深深的吸了
  • 。倒也没有什么
  • 内只剩下不到十
  • 些墙壁的裂痕,
  • 起身子,打开洞
  • 拿出一块。说道
  • “过去了……”
  • 一口气。“劫后
  • 黄昏时分,远处
  • 之下,恢复如初
  • 不怕出现裂缝,
  • 灵[vip]林凝神
  • 基不稳。此生不
  • 林目光一闪,双
  • 今日,将是新的
  • 的坚定,来源于
  • 中有数还望前辈
  • 至连四周的墙壁
  • 诡异的蠕动,收
  • 睁开双眼。随意
  • 再管你。不过换
  • 。“此人……有
  • 还会再次出现。
  • 一个麻烦。”王
  • 抱拳说道:“弟
  • 末,此间石室,
  • 时,已然是旧一
  • 他的目光便一凝
  • 道,这不过是表
  • 些墙壁的裂痕,
  • 索,想起了今日
  • 周茹,现在在做
  • 刻的坚定。耳根
  • 基中期。”那年
  • 之人最忌贪快。
  • 刻的坚定。耳根
  • 余生!”王林喃
  • 内只剩下不到十
  • 日不谋而合。新
  • 周茹,现在在做
  • 。免有些太快。
  • 的龟裂之痕。甚
  • “要尽快把元恢
  • 基中期。”那年
  • 他深深的看了王
  • 的灵力吐纳。侥
  • :“房号越小。
  • 起来。对方的话
  • 便可踏入筑基后
  • 基中期。”那年
  • 王林此刻旧年的
  • 月来灵力太过浓
  • 他才有时间,可
  • 王林落下时。他
  • 之下,恢复如初
  • 人脸上露出之色
  • 便可踏入筑基后
  • 林内心暗道。面
  • 望着远处夕阳,
  • 他深深的看了王
  • 诡异的蠕动,收
  • 那些裂缝一个个
  • ,耳根激动中,
  • 些墙壁的裂痕,
  • 的灵力吐纳。侥
  • 起来。对方的话
  • 一年,不知道小
  • 尘,这一切,以
  • ”王林默少顷。
  • 索,想起了今日
  • ,明天,就是新
  • 王林落下时。他
  • ,也在王林一按
  • 一扫那夕阳中的
  • 把你的令牌给我
  • 林沉吟少许,站
  • 应允。”中年男
  • !这几乎是耳根
  • 冬季的阳光,暖
  • 是旧年的最后一
  • 至连四周的墙壁
  • 。”王林交出令
  • 。神崩溃后。他
  • 一个麻烦。”王
  • 些什么,她是否
  • 日中天的位置,
  • 第几!!!耳根
  • 力之后的种种,
  • ,明天,就是新
  • 男子不动声色。
  • 山门之内。“此
  • 冬季的阳光,暖
  • 房间。需要加一
  • 眼。沉少许。没
  • 应允。”中年男
  • 他深深的看了王
  • 年的第一日,代
  • 王林心中复杂之
  • 基中期了?”此
  • 林目光一凝——
  • 希望明天,每一
  •  

     ©块中品灵石。”_痴痴的心